在体育界,克服逆境并不罕见。但当你遇到像这样的运动员时,你会意识到有不同程度的逆境。


当我们了解他的遭遇后,也难相信世上竟然有这样的恶...


 (图片来源:sbs)


在悉尼西部一个有十几个乒乓球场地的仓库里,陈俊健一个接一个地向他的教练克里迈(Kerry Mai)反手击球,而他的母亲珍妮(Jenny)则在桌子周围陪着他。


29岁的华人小伙陈俊健(Junjian Chen 音译),他和父母一起生活在澳洲,陈俊健已经获得了大洋洲残疾人锦标赛冠军,但他的目标远不止于此。目前,他正在全力准备争取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参赛资格。


从他阳光的笑脸上,很难看出命运曾经为他带来怎样的浩劫。“我想要回报这个国家。澳大利亚给了我太多,给了我一切。我必须努力偿还。”陈俊健说。


实际上,这位29岁的少年从15岁左右就开始坐轮椅,在一次差点杀死他的袭击后,这项运动成为了他康复的一个来源。


 (图片来源:sbs)


10年前,陈俊健和家人从中国南部搬到了所罗门群岛。他的父亲顺利的在霍尼亚拉找到一份锯木厂经理的工作。


但是这样的幸福生活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就遭遇了不测。


(图片来源:sbs)


2006年爆发了政治暴力,数十家华人企业遭到抢劫和焚烧。


在议会选举之后,种族间的紧张关系升级。


歹徒们手持长刀、斧头冲上霍尼亚拉的街头,专门挑华人店铺和住宅,先洗劫,再焚烧,甚至冲进屋内,见到华人就砍!


(图片来源:网络)


唐人街90%的店铺遭到了纵火和破坏,数百华人华侨遭殃。有华人的住所在商铺的顶层,房屋遭纵火后只得跳楼求生。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场暴乱的起因,竟是因为当地华人移民“太富”了,富过了岛上的原住民。所罗门群岛上从事商业活动的人90%是华人。


有些华人的生意做得相当大:涉及酒店、餐馆、食品厂、赌场和船坞等多种产业。这些华人几乎掌握了当地的经济命脉。另一方面,土著人的生活却非常艰苦。由于土著人并不懂得开发和利用资源,都是以番薯芋头充饥。


尽管土著人中间也有人拥有餐馆和商铺,但按照当地人的风俗,只要同乡光临都将提供免费吃住。因此土著人很难存钱,但另一方面又觉得华人剥夺了他们的财产。陈俊健一家也没能幸免,在一天深夜成为了袭击目标。


年仅16岁的陈俊健被歹徒从背后砍了脖子,导致脊髓断裂。他的的父亲在脊椎被刺伤后也瘫痪了,母亲也受了伤。


“那天晚上,他们大约在午夜时分来到这里。他们隆隆地穿过我们的房子,他们用刀袭击我的脖子。这就是我脊髓受伤的原因。” 


“到处都很黑,他们从我背后袭击,所以我什么都看不见。当我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我不太记得了,不得不问我的家人发生了什么事。”


医生告诉陈俊健,他终身残疾了。


陈俊健还突发心脏病,严重失血,伤口渗出脊髓液。袭击事件发生两周后,他被送往澳大利亚接受紧急救护。他们在澳大利亚待了三个月后获得了签证,因为他们不能回中国,也不能回所罗门群岛,所以想留在澳大利亚。


 (图片来源:sbs)


他在澳大利亚医院康复的那一年是学习的一年。学着接受他再也不能走路的事实,学着第一次说英语,学着乒乓球在他的康复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切都改变了。我不得不重新开始一切。比如,在我用右手之前,我不得不换左手。”


“我身上的伤很严重,所以我通过在康复中心打乒乓球来重建我的身体。他们给了我上场的机会,因为在我受伤之前,我已经踢了几次有趣的比赛了。”


打乒乓球对于受伤的陈俊健来说,要经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刚开始,他的胳膊上没有肌肉并且无法坐在轮椅上那么久,这简直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但是陈俊健坚持下来了,并且他非常乐观。他说,打乒乓球让他感到自由。“它让我感觉更舒服,更自由,什么都有,”他说。


现在他的竞技水平已经很高了。


 (图片来源:sbs)


六年前,他遇到了赏识他的天赋的教练克里(Kerry),“我看得出他喜欢乒乓球,”她说。“他非常努力,训练也非常努力,才达到这个阶段。他从不抱怨过去,从不抱怨他的伤病。他只是向前看。”


陈俊健说,在残奥会运动社区找到了一个位置帮助他把他过去的悲剧和他现在的现实生活联系起来。他说:“你可以从一些残疾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当我看到别人的情况比我更糟糕时,我就会想,我需要更多地锻炼自己,学习更多的东西。”


 (图片来源:sbs)


陈俊健说,如果没有他妈妈在他身边他是活不下去的。但是在采访中,母亲搂着儿子说:“他才是我的骄傲。”


陈俊健在经历这么多苦难之后,他依旧乐观坚强,并且怀有感恩的心。不仅他的母亲为他骄傲,我们也为他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