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传,近日部分头部Casting团队收到了一份由视频平台发出的艺人封杀名单。经娱理工作室多方求证后证实:确有此事。


这是自10月21日三家视频平台联合六大影视公司发布《关于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联合倡议》(下文称《联合倡议》)后,针对艺人行业规范整治的第一次出手。


但同时据了解,这份名单中涉及的艺人却并非发布《联合倡议》的三家视频和六大影视公司联合封杀,而是视频平台各自为政后的结果,随后名单的效力也开始被质疑。


一个月前的视频平台言之凿凿的“雷霆手段”真的能整治行业乱象吗?


腾讯视频腾爱优倡议书截图↑


  被封杀的都是谁?

  为何被封杀? 


“确实最近是有封杀名单,但也不是按一份很正规的文件下发,就是类似于口头的通知。”某视频平台相关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个消息,同时,他还提供了被封杀艺人的名单及理由。


从目前的封杀名单来看,艺人Z是因为和某平台在沟通一部古装大剧时,双方出现了“误会”,在平台积极推进合作时,艺人方仍不满意,最终合作失败;艺人L则在定妆后选择毁约,确实给平台带来了经济损失。


某团队则是因为与平台的合作出现问题,选择正面刚后,整个团队的艺人都被拉黑,暂时没有和解迹象。


娱理工作室又询问选角团队,部分头部选角工作室表示,“确实有听说。”在问及具体名单时,对方所提供的内容也基本与上述名单一致。


影视公司方面消息暂时比较滞后,被封杀艺人的团队则表示,“有听说自己家的艺人被封杀的事情。”


因与许志安恋情丑闻曝光,TVB艺人黄心颖是近年来第一位公开被封杀的演艺界人士。


这份名单中,艺人被封杀的原因和方式与此前发布的《联合声明》和《倡议书》中提及的联合封杀方式有较大不同。


在此前公布的文件中,若艺人及团队存在涉及天价片酬、无契约精神、私自改剧本、撕番、随行工作人员过多、行贿等问题,三家视频平台和六大影视公司将联合起来一段时间内不与合作,如果想要解除封杀,还要公开道歉和承诺,经倡议方协商同意后,才能继续合作。


这份雷声大雨点小的名单背后,存在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艺人并非被联合封杀,而是被某一个单一视频平台宣布单方面拉黑。


“我一直是不太相信平台会联合封杀某几个人。”某艺人团队经纪人说,平台确实在影视行业占有很大话语权,但这个话语权很难伸向艺人发展的各个角落,若不能联手,与其说是封杀,其实等同于平台单方面宣布不合作而已。


“而这样的单方面不合作,在早年卫视话语权强大时也存在过。最后也都是不了了之,没见哪个艺人因为电视台限制,就发展受限。”一位影视公司制片人告诉娱理工作室。


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三大视频网站标识


视频平台封杀艺人并非没有先例,当年爱奇艺和优酷两档街舞节目都在争夺的嘉宾王嘉尔,在他最终选择爱奇艺之后,传言被优酷封杀。


据公开资料,王嘉尔也确实在之后的一年内,没有出现在优酷的节目中,但这并没有直接影响到王嘉尔的发展,最后双方还是以和解收场。


“艺人L的事情,我知道一些详细的情况,确实他做的有些过分,平台不合作也在情理之中吧。”某制片人感叹。


不过,封杀可以理解,但艺人被封杀的原因却没有根据《联合声明》中的标准严格执行。



王嘉尔参加《热血街舞团》后的微博发布


  撕番依旧难管,

  凸显黑名单效力有限? 


在《联合倡议》中,九家倡议方将艺人的番位排名和薪酬待遇管理列在了同样重要的位置,并明确规定,“艺人番位排名权、演职人员选择决定权应由投资方、制片方依法依规依合约确定,任何人不得对此提出无理要求、强制性要求。”


抵制撕番在《联合声明》《倡议书》中反复被提及,现正在经历撕番的艺人们依旧处在安全区域,没有出现在封杀名单中。


事实上,《联合倡议》发出之后官宣的某部大剧里,男女主角依旧存在严重的撕番问题,以至于官宣海报上并没有出现男女主角的姓名,女演员被问及番位问题时也是一脸无奈,称“这不该是我们演员管的吧”。


电影《盗墓笔记》《新娘大作战》都曾有过“撕番”经历


撕番究竟是演员、团队行为,还是粉丝行为?


这本身就很难界定,说法不一。从合约角度来看,艺人团队的工作人员一般会和片方具体详谈,而且把番位明确的签进合同中,但是演员很难同时签约,男女主角签约的先后顺序不同,番位也有可能不同,男女主角同为一线演员,影视公司签约时为了能有更好的合作,自然也会各方均有照顾。


演员双方或许在前期沟通和签约中,已经认定“平番”的事实,但粉丝依旧对此有怨言,再加上IP或者剧本内容可能对某一方演员有偏向,“谁是一番”之争,在粉丝眼中成了为自己的爱豆争取合理利益的行为。


在旷日持久的撕番大战中,艺人和影视剧项目深处漩涡中心,粉丝在外围打得火热,如果判定撕番就是粉丝行为,那平台是否还要封杀相关艺人?


再者,又该如何界定撕番行为的责任呢?更何况,在撕番这件事上,视频平台也并非没有“原罪”,无法完全把早年的责任择清。


《小小的愿望》主演王大陆、彭昱畅的番位问题,在电影上映前一天爆发,成为2019年目前为止最“严重”的撕番事件,对电影本身也有极大伤害。(图为彭昱畅、王大陆、魏大勋在电影拍摄现场)


降低片酬能做到快准狠,抵制撕番为什么不灵了?  


用一部剧集作品来说,相比于导演团队如何、IP如何、编剧如何、制片方如何,演员是谁明显对于观众来说更重要,头部艺人资源有限,平台和影视公司都更想要与其积极合作。在这样的供求关系之下,平台和影视公司并不是强势的一方。


去年,在三家视频平台+六家影视公司联合发布《关于规范影视秩序及净化行业风气的倡议》和《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之后,广电总局又颁布了“综艺限薪令”。

随后,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也发布了《关于严格执行电视剧网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规定的通知》,多方力量之下,才促成如今控制高片酬乱象的局面。


相比之下,想要控制艺人撕番,仅凭一份三家视频平台+六家影视公司发布的《联合声明》显得势单力薄。试想,如果一位艺人在一家平台的自制内容中撕番,这家平台要说服各家联合抵制也很困难,相比写进合同的片酬数字来讲,撕番的证据也很难说清。


可况,从短期的项目情况来看,头部艺人的影视约早就已经签完了,想要在不违约的情况下,实现全面封杀,颇有难度。


分约、封杀下的视频平台和演员关系


  无法联手,雷霆手段最终无用  


平台此次的封杀力度确实不够,那之后有没有加大力度封杀的可能?


如今这份封杀名单中,还存在着A平台封杀的艺人L,在B平台的重点项目中担任主角的情况;同样被封杀的艺人Z也有新综艺在另一个平台播出;被封杀的某团队中的艺人也在A平台播出的剧中活跃着。


尽管近半年内,平台之间多了一些合作的态势,《从前有座灵剑山》《重启》等大项目都开始有两家视频平台合作拼播,但是平台之间,竞争大于合作仍然是短期之内很难改变的事实。


在各大视频平台都在主攻头部项目的时候,对于头部艺人的争夺仍然处于白热化阶段。


在这层关系之下,想要在演员选用的竞争中保持统一态度,实属困难。


《从前有座灵剑山》海报


艺人的价值并不是只靠剧集内容来增长的,被视频平台封杀不代表艺人不能从事其它活动,拍电影、商业代言、品牌活动等等,都属于艺人积攒影响力的渠道,这些渠道的影响力不亚于平台出品的内容。


平台封杀的艺人Z属于一线演员,表演能力有口皆碑,深受大导演们喜欢,在相对规范的电影行业里,平台很难干涉到剧组选角,一边限制她出现在自家的自制内容中,一边却还要高价购买电影版权来丰富片源库。


“按如今的市场情况,平台和艺人都需要照顾好自己的温饱状态,哪里还顾得上气节?”某制片人笑道。


“可能有的时候封杀艺人就是平台在给自己找尊严吧,如果艺人真的做得过分,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封杀也不足以平平台的恨。至于联合改变行业?短期之内不太可能。”



视频平台用自己的资源去捧红一个艺人相对容易,杨超越就是这样的案例,但已经走红的艺人,会因为失去某一个平台的资源,就立刻失去糊掉吗?


“如果这个艺人是平台捧红的,那她可能失去了这个平台之后,自身的意义也就没有了,但如果是一位一线艺人,那就是没办法封杀。我们的行业垄断不可能像韩国那样。”


再加上芒果TV、西瓜视频也开始逐步发展自己的自制内容,一个背靠湖南卫视,另一个则有抖音和今日头条撑腰,即便艺人真的被三大视频平台和六大影视公司联合封杀,那在其他平台也依旧有事业发展的空间。


就目前而言,这份封杀名单对艺人的真实影响微乎其微,距离整顿行业乱象还相差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