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NAVER


5岁的小女孩在幼儿园里遭受了性暴力,而加害者竟是她的同班男同学。


上个月29日,受害女孩的母亲在网络社区上写下长文——“请可怜一下每天生活在地狱里的母亲,读读这篇文章吧”,呼吁韩国能够立法惩戒儿童性暴力问题。


据这位母亲透露,女儿是2014年出生的,今年满5周岁(韩国年龄6岁),正就读于京畿道城南市中原区国公立幼儿园。



图片来源:NAVER


11月4日,这位母亲在公寓自行车保管所发现了提着裤子出来的女儿,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女儿的回答让她陷入了崩溃。


“我那时在小区游乐场给老二推秋千,大概玩了10多分钟吧,一直没看到大女儿,我去寻找时在游乐场旁边漆黑的自行车保管所前发现了我的孩子。



图片来源:NAVER


追问她在那里干什么,女儿一脸害怕,就反复的说‘不是,不是’。回到家后,我抱住她然后又问,这时她才呜呜的哭起来。


她说是幼儿园的同班男孩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还将手指插入了她的肛门。


另外,女儿表示在自行车管理所发生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当天,在幼儿园教室里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图片来源:NAVER


听到女儿说的话。这位妈妈刹那间感觉天都塌了,那种无力感像是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外流一般。


“我女儿说,尽管老师还在教室里,那3个男孩就那么围了过来,为了不让老师看到还让她趴下,然后脱掉她的裤子将手指伸向她的肛门以及生殖器官。


因为不敢置信,所以我们夫妻二人问了女儿好几遍,而女儿讲得连贯而详细。”



图片来源:NAVER


当天晚上,这位母亲就来到了幼儿园,将该事件告诉了幼儿园园长、两名教师,还和他们以及监视器管理者一起确认了监控录像。


在监控画面中,所有的情形都和女儿的描述一致,尽管当时男孩们把女儿围到了监控死角地带,但还是能看到他们的头顶。



图片来源:NAVER


随后,这位母亲向女性家族部管辖的儿童性暴力中心——向日葵中心报了案。据中心老师所说,指控性暴行嫌疑只有监控或证言是无法成立的,需要被害者贯联而准确的证言。


可是到底要要求一个5岁的孩子多么“准确”的证言呢?



图片来源:NAVER


“看到监控录像的瞬间,我全身无力地坐了下来,监控拍摄到的情况和女儿所说的一样,准确的场所和情况,围着女儿的男孩也都一致。


看到那场面,我像野兽一般嚎啕大哭。


那3个男孩还跟女儿说:‘不要告诉老师,也不要告诉妈妈’、‘幼儿园放学后还要拉屎(男孩们管那种行为叫做拉屎),所以在游乐园等着吧’。”



图片来源:NAVER


这位母亲陈述,女儿是因为搬家才来到这所幼儿园的,至今为止刚待了6个月。在女儿刚来这个幼儿园不到一周的时候,就被加害男孩打了耳光,还尿了裤子回来。


女儿对加害男孩一直感到恐惧,所以在后来女儿也一直因为害怕而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遭遇。


这位母亲表示,她还查看了另一天的监控录像,发现在10月15日,女儿也受到了加害男孩的折磨。虽然自己还想要查看女儿入院这6个月以来的监控,但是说是更换了监控设备,只能确认10月以来的录像。



图片来源:NAVER


在发现女儿遭遇的那天,这位母亲还带着女儿去了妇产科诊所。第二天晚上,发现女儿的内裤上有绿褐色的分泌物,于是又带女儿去了医院的妇产科,结果被诊断为性虐待和外阴质炎。


“想到前段时间女儿曾跟我说过‘便便很疼’,我还问她‘是不是便便没擦干净,以后要擦干净哦’。是我没有在意孩子说的每一句话面让她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现在我的女儿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在痛苦中挣扎着说‘不要,不行,不要做了’的梦话。”



图片来源:NAVER


从母亲的描述中,我们不难想象在这个5岁小女孩身上发生的事带给了他们家多么严重的冲击。可是,与受害者一家不一样的是加害者一家。据悉,加害男孩的父亲是某国家代表运动员,是在媒体上露过很多次面的人。


最开始加害男孩的父母还承诺说会从幼儿园退学,并且今后也不会和受害女孩上同一所小学,还会对受害女孩进行身体及心理的治疗补偿。但后来,他们又改变了态度。



图片来源:NAVER


加害男孩的父母称,从监控录像上看不到他们儿子的所作所为,所以不能把他们儿子当作是罪犯。现在加害男孩也正常地上着幼儿园,而加害男孩父母连受害女孩父母的短信都不回复了。


甚至加害男孩的父母还表示是受害女孩的父母在夸大事实,说如果再这样散布虚假事实的话将采取法律的方式应对。



图片来源:NAVER


虽然受害女孩的父母报了警,但韩国警方表示,加害男孩只有6岁,不属于刑事处罚对象,起诉不成立。虽然可以提起民事诉讼,但这需要2~3年的时间,其间还要让受害女孩反复陈述受害情况,会很辛苦。


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害女孩的母亲只能通过网络社区来说出受害事实,要求还自己女儿一个公道。



图片来源:NAVER


“以前只会在新闻上看到的事情,发生在了我女儿身上。我只想把自己撕成碎片,想要死掉。哪怕是死掉我也要解开这个冤屈,让加害者受到惩罚。但现实中只有受害者在受苦,像罪人一样低头生活,这就是这个国家的现实。”


受害女孩的父亲还在青瓦台官网上传了请愿文章,两天时间内同意人数已经达到了19万人。



图片来源:青瓦台官网


受害女孩的父亲指出了现今韩国法律在儿童保护法以及儿童性保护法上的不完善,并指出了各方对待该事件的态度:


警方——以不构成起诉为由拒绝受理案件

市政府——表示不能确认事件(虽然看了监控,但是表示很难判定,幼儿园外发生的事故更是难以判定)

教育厅——如果想要和加害者隔离的话,可以转学到受害者希望的学校(为什么要被转移的是被害者)

幼儿园——对于事件本身进行否定,对幼儿园外发生的事表示无责任

......



字打到这里,小编都能深刻的感受到受害女孩父母的那种深深的绝望......到处求助无门,只能任由加害者逍遥法外......


甚至韩国保健福祉部部长朴能厚(音)在针对此事发表意见时,竟也说出了“这可能是在发育过程中出现的自然现象,在过度表现时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处理存在的问题”、“对于孩子们的性,专家们的看法也存在差异”、“不能将这一事件看作是大人观点中的性暴力”。



图片来源:青瓦台官网


???


什么叫“是在发育过程中出现的自然现象”?这位部长的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


果然,在朴部长的发言一出,韩国的SNS和网络社区上就接连出现了“不当发言”的指责,韩国网友们纷纷表示:这是在袒护加害者,是对儿童性侵犯视而不见的发言。


引发争议后,保健福祉部迅速发布报道进行解释:“这不是部长的意见,而是引用了专家对儿童发育的一般性意见,这是为了确认事实关系后听取专家意见后做出决定。”



图片来源:NAVER


同时,SNS上也刊登了保健福祉部的道歉文。保健福祉部官方推特账号写道:“向因部长发言而心灵受到创伤的受害儿童和父母,以及怀着遗憾的心情关注此事的国民表示诚挚的歉意。”


尽管朴部长进行了道歉,但是指责还在继续。推特上现在出现了“朴能厚-保健福祉部部长-辞职”的Tag,青瓦台官网上也出现了敦促朴部长辞职的请愿书。



图片来源:NAVER


再回到该事件本身,有专家对于该事件发表了看法。


专家表示,该事件与一般性暴力事件不同,该案件具有幼儿间发生的特殊性。对于加害男孩的行为应该采取多方面的方法,因为,虽然在发育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对“性”的好奇,但是,如此严重的程度,需要考虑是否受到过外界的冲击等因素。


儿童人权委员会的律师申秀京(音)也表示:“因为不是一般的孩子能够做到的水平,所以有可能被淫秽物所污染。”



图片来源:NAVER


庆南大学警察学科教授金道宇(音)建议称:“在可能有其他受害孩子的假定下,应该以全体儿童为对象进行心理咨询,看看是否有心理创伤”、 “因为玩智能手机的年龄越来越小,接触淫秽物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可能不仅仅是这个幼儿园的问题”。


目前,韩国警方为掌握此次事件的确切事实关系,已着手进行内部调查,确保监控录像,并与受害儿童父母进行面谈等。同时,警方还将调查幼儿园的管理监督疏忽与否。



图片来源:NAVER


小编知道,对于5、6岁的孩子可能真的谈不上什么性意识,但是难道5、6岁的孩子就没有是非善恶的观念了吗?即使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那他的父母难道也什么都不懂吗?


在这件事中,最应该受到惩戒的难道不是加害男孩的父母吗?没有教育好自家孩子,导致自家孩子对别人家的宝贝女儿做出这样的事,竟然还想着要包庇甚至反诉......真的是太过分了。



图片来源:NAVER


希望警方尽快进行调查,韩国也能尽快完善关于此类幼儿性侵犯的法律,让加害者们承担上他们该承担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