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今年 27 岁,与父母常住北京,今年 5 月,一家人刚刚搬入北京城东的新家里,木木拥有了一间比以前要小点,但属于他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铺着地毯,需要赤足进入。拍摄视频的灯架和相机三脚架紧贴着电脑桌,一支旋转电竞座椅立在桌前,椅子背后是一个小的桌台和一个双人沙发,剩下的地方,是一张床和一个顶天立地式的衣柜。

           

              

进入他的小房间里,木木重新回到 DOTA2 的游戏中,仿佛只有在游戏中,他才能试着做自己的英雄。木木的很多时光都是在电脑前度过的,屏幕里除了剪辑视频的界面就是游戏的界面之外,还有动漫和各类博主的视频内容。吃饭的时候也在电脑前,木木说,在吃东西的时候总要看视频才会觉得有滋有味。

           

             

最初,木木在二次元网站工作,那也是他刚开始接触二次元和化妆的地方。彼时木木的工作是二次元节目的模特,上镜跟活动都需要化妆,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他就大致掌握了化妆的流程与步骤。

           

2016年底,木木离职,与别人合作运营二次元项目,那是他刚开始“接触自己”的地方。因经费短缺请不起模特,瘦小的木木便尝试以女装形象出现在镜头里。从最开始的直男操作到再绚烂的技巧无非是熟能生巧的过程,木木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变幻”,为日后他美妆博主的身份赚足了眼球。渐渐地木木不满足于只在镜头装扮自己,他开始网购女装,第一件是吊带连衣裙。

           

            

采访过程中,木木进行了一期美妆节目的录制。用三脚架架好录制用的卡片相机之后,他按下了录制键,然后在摆好桌面镜的小桌台上开始化妆。与其他美妆博主无异,木木也拥有着完整的化妆品类型和操作流程。从遮瑕到粉底,从眼妆到唇妆,木木对着镜子与相机熟练地使用各类化妆品和工具。化妆的部分几乎都是一镜到底,剪辑时,木木会把录好的画外音对应放入经过切割的视频里,作为视频的补充。

           

              

录制结束后,木木试戴了新买的假发。据他说,在他衣柜里还有许多出过镜的假发,都是做视频这两年买的,假发的颜色、长短、发型等等,都要和妆容、衣服相应搭配,而他也有很多穿搭的技巧是从其他穿搭博主的视频中学来的。

           

            

木木说,他的衣服大部分是偏中性的,也有很多女性的衣服在衣柜里。有时录制节目或是外出参加活动,他会根据主题与场合来调整穿搭。平时外出,他穿着中性服装居多,他眼中的自己是一个十足的宅男形象。

           

 

搬家之后,木木距离在北京为数不多的朋友又远了一些,见面和交流变得很麻烦,搬家后的两个月里,木木几乎没有出过家门。原本就宅居的木木,几乎失去了接触异性的机会,他自己也调侃自己,“这辈子可能接触不到异性了”。

           


木木有过不多的恋爱经历,学生时代的恋爱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愉快的经历,所以他也不愿过多分享那段时间的故事。现在的他没有拒绝接触异性,也尝试与人建立连接。按木木的话说,有觉得很好的朋友,但一直没有找到那个感觉很对的人。

           

            

视频博主这个职业让木木很少有时间和外界接触,也让家人对他做的事有了更多的观察。父母从一开始觉得新鲜但难以理解,到后来觉得能赚钱就支持,再到现在的从内心深处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无能为力的父母难以理解木木的特性独立,与众不同的木木又无法解释自己渴望的标新立异。同一屋檐下,两种孤独共处一室。


      

木木深知,父母是不可能理解他的,一辈人与后一辈人的理念相差甚远,他也并不奢望父母能真的理解他,同时他也不受父母想法的影响,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但好多个夜晚,他总是感到特别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