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印尼发生了一起因“童贞”而起的纠纷,引起了多国媒体的关注。


17岁的Shalfa Avrila Sania,是一名印尼国家队体操运动员。从8岁开始就学习体操的她,一直以来都很刻苦努力,这些年来也陆陆续续拿近50枚奖牌。按照原计划,今年11月26日,她将作为印尼国家队伍的一员,到菲律宾参加两年一度的东南亚海上运动会。


这场赛事对她来说很重要,为此准备了很久。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队里的领导在她紧张准备的阶段突然找她去谈话。谈话的内容和她的比赛、训练都没有关系,而是一直在盘问她和她男朋友的事情。


Shalfa被问了后才反应过来,队里是觉得她“作风有问题”。17岁的Shalfa有一个男朋友,家人们也都知道,平时休闲时也经常和他出去玩。最近这段时间,她们外出游玩晚上回到队里时,被队里的领导看到了。

于是,就有了之后这次谈话。在谈话中,队里的领导们因为男友的事情,怀疑她已经不是处女 ,针对她“失贞”的问题盘问了她很久。不管Shalfa怎么解释,他们都不相信。于是,谈话结束后没多久,队里就突然通知她:


停止训练、离开训练队伍、回老家去吧,月底的东南亚海上运动会也不用去参加了。而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她的表现和纪律有问题。



Shalfa回家后,难过地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家人,她的家人非常愤怒:Shalfa的妈妈通过媒体向印尼体育部发出质问:Shalfa在比赛方面表现一直很好,根本不存在什么“因为表现不好就被开除队里”的理由。


另外,她是有男友,但也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凭什么因为她和男友出去玩就怀疑她不是处女了?这不仅让她被迫停止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让她的名誉受损。“我太惊讶了,我要为我的女儿挽回名誉。”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印尼部分地区因为宗教原因,在婚恋方面观念非常保守,其中一些人到了现在依然高度重视女性的贞操。


尽管年轻一代已经崇尚自由恋爱、婚前性行为并不罕见,但公开被定义为“非处女”对一些女性来说,在当地的确是一种名誉上的“贬损”。了解这一背景后,再看Shalfa妈妈之后的做法,就能够理解一点了:

她在通过媒体表达对印尼体育部们官员的不满后,还联系了律师,写了一封信给体育部,抗议他们开除女儿的这一决定。


随信还附上了一份医疗检查报告:这份报告,是她带Shalfa去医院做的。目的是为了证明Shalfa的处女膜仍然完好无损,队里怀疑她是非处女的说法完全是污蔑。是的,她们生气的重点,不是在于队里因为“怀疑Shalfa不是处女”的事情而开除Shalfa,而是“队里怀疑Shalfa不是处女”。



这事儿很快就因为媒体的宣传,不仅被印尼大众关注,也被外国媒体关注。印尼体育部通过网站发了一份针对此事的回应:他们否定了Shalfa妈妈的说法,表明开除Shalfa是由于她的表现和纪律问题。但具体是什么表现不好、纪律如何不佳,并没有给出细节。


另外他们也声明到:“如果运动员由于人们对她童贞的质疑而被开除,我们将采取坚定的行动。因为这是有关隐私和尊严的问题,与表现无关。”事情发展到这里,暂时没有了后续。但是媒体关于这件事的讨论,让人们再次关注印尼的“童贞检查”问题。因为高度重视“童贞”,童贞检查也成为了一个很有“印尼特色”的女性入职体检项目。


在过去数十年来,印尼的安全部队在录取女兵、女警时,还会对她们进行一系列歧视性测试。其中,就包括“童贞检查”,在当地也称为“两指测试”,是一种入侵性、强制性的、且没有严谨科学依据的测试,专门用来检查女性是否有过性生活。



很多接受过这样测试的女性都说这个过程中非常痛苦、尴尬。但了解这项政策的高级军官曾经透露,这种检查是“出于心理健康和道德原因”而进行的。


印尼军方发言人Fuad Basya也曾在2015年时断言,说“童贞测试”是一种筛选不当女性新兵的手段:“如果她们不再是处女,或者很顽皮,那就意味着她们的心态不好。”



2015年时,印尼武装部司令Moeldoko在回应媒体对童贞测试的批判时,丝毫没有回避地说道:“这种测试有什么问题吗?这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要批评它?”



2018年时,印尼警方的招募记录中也提到入职女性必须接受“两指测试”,招募的要求中还有“漂亮”这样的条件。

印尼警方发言人之后还表示,他们认为这样做是没错的,因为社会不会接受拥有活跃性生活的女警官。



在媒体、学者们看来,这种针对女性的“童贞检查”,是一种变相的性暴力、性别歧视。但是,就算从总统到民间组织都再三抗议,要求废除这样的检查,一直到现在为止,印尼的军方和警队针对女性军人、警察的童贞测试,都没有完全禁止。


“童贞检查”,还在进行...



除了女兵、女警们会被迫接受童贞测试,在印尼甚至还会有学校会根据女学生是否“童贞”而判定她们的入学、学习资格。尤其是在东爪哇省,不少高中都要求女学生们每年都要接受童贞测试,作为其是否具有学习资格、是否有录取资格的一种参考。


但与此同时,男生们并不需要接受任何类似的和“道德”相关的测试。

虽然印尼国内外针对这种不合理的测试,多年来抗议不断。但实际情况并没有因为这些抗议而有较大改变,只有部分机构将童贞检测从明文规定变成私下操作。


这种“重视童贞”的宗教文化氛围,也不知不觉地影响着生活在其中的每个人。包括这次事件中提到的Shalfa母女:

虽然童贞与否和她的体操能力无关、比赛技术无关,虽然她们最应该反驳的是体操队以这样非常隐私的理由开除她,但她们在抗议的时候,最在意的也是要向外界证明,Shalfa并没有失贞…



重视女性的“童贞”,本质上是将女性当做物品来对待,是传统男权社会在掌控女性时最常见的一种文化。在这种文化内部,“贞洁”的女性受赞美,有性生活的女性被贬损和侮辱,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不仅男性可能会有处女情结,女性自身也会成为审视自我与他人的一部分。


所以,印尼军方、警队、学校、体育部门们在招募女性时,虽然她们的工作与是否有过性生活完全无关,所谓的童贞与否并不影响她们射击、执行安全工作、学习、比赛,但这些机构还是将所谓的“童贞”纳入了“健康检查”范围内。


本质上,这些都是对女性人格完整的否定、对女性平等权益的侵犯、是职场上最严重的性别歧视。一旦人们意识到这一点,对这样的测试的抗议,就不会停止。

纵观过去的女性权益发展历史,会发现女性进入学校、进入职场,受教育并获得相对独立的经济地位,是让男女关系趋于平等、女性权益得到重视的关键环节。是女性权益发展的结果,也是促进性别平等的重要方法。


在印尼这样的国家,女性要获得平等的受教育权、成年后要顺利进入职场,本就非常困难了,

除了各种隐性的束缚、限制外,还要面对类似“童贞测试”这样赤裸的歧视和侮辱,让人更加同情这些被检查的女性。希望媒体、民间组织和部分政客的抗议和呼吁,能够继续下去。直到有天,无论是军队、警队、学校,还是普通的公司,都不会再有用“童贞与否”来判定一个女性是否有资格工作、学习的时候。


更希望将来有一天,无论是印尼还是别的国家,任何人都不再需要用“出具处女膜完好的医疗证明”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Ref:

https://www.scmp.com/lifestyle/article/2160023/virginity-tests-put-indonesian-women-military-service-often-performed-men

https://www.nst.com.my/sports/others/2019/11/543257/indonesian-gymnast-dropped-sea-games-not-being-virgin

https://www.hrw.org/news/2017/11/22/indonesia-no-end-abusive-virginity-t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