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哭了!"安乐死"全过程,日本女子4分钟结束生命!

多闻文摘 06-02 13:57


安乐死绝对不是一种冲动行为,而是在进行一系列的思考后,得出的于现状生活最好的一种选择,对于安乐死的世界,更多的人是不了解的。


近日NHK出了一个纪录片, 讲述的就是一个选择安乐死的日本女性。


纪录片在文末,不想看文字的可以直接拉到最后。


这名叫小岛的女性,是这次的女主角,原先是一名韩语翻译,她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关系一直都很好。

她在48岁时被诊断出有多系统萎缩症。这是一种散发性的神经退化性疾病,发病年纪在50岁之间。病因不明,也没有有效的办法,患者最终会全身无法动弹,卧床不起。

短短的三年,小岛明显感受到身体急速的恶化,却无能为力,连维持都无法做到。

她从一个可以行走自如的正常人,变成了需要靠轮椅代步,说话变得困难的人。

独立生活越来越困难,需要旁人的帮忙才能够生活。

从身体感受到不适开始,她就在做记录,手开始拿不稳东西,在平摊的道路上摔跤,渐渐地看不清姐姐的脸。

让她下定决心安乐死的契机,也许是因为偶然遇到了跟她患有相同病的病友,这名病友常年卧床,需要靠呼吸器来维持生命。

看着病友无法动弹,身上插满了管子的状态,像是看到了未来的自己,让小岛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她决定安乐死,因为在日本是不支持安乐死,小岛开始联系瑞士的机构。

安乐死的必要条件是包括身体有难以承受的痛苦,患者明确的医院,以及疾病没有复原的迹象和没有其他治疗办法才可选择的。


她的姐姐们自然是不同意的,但看了小岛的日记,以及3年来的一直照顾,以及这个病的治愈的可能性,她们也能够理解小岛。

“我想要结束我的痛苦。”这个痛苦是会从日常生活中渗透,一点一点的打消人想要继续活下去的动力,因为就算她努力,等待的是没有治愈的可能,即便是努力的活着,也只是徒劳的“挣扎”,看着自己如何从一个正常人,变成只能瘫在床上的人,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是痛苦的。

到了瑞士后,医生开始对小岛进行评估。

并且给了两天的反悔时间,但结果,小岛的心意没有变。


安乐死的那一天,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有小岛和她的姐姐们才知道,自己坐上的车是去往何处。

到达了地点,小岛坚定的签下了同意书。

陪同她的姐姐早已哭成泪人,安静的房间里回荡着姐姐的啜泣声。


在瑞士安乐死需要本人亲自操作的。

小岛躺在床上后,工作人员开始向申请者说明安乐死的顺序。

在选择了安乐死后,会发现这条路是孤独的,没有人可以“帮”你,因为“帮”等同于杀人,这是会背负一生的罪。

点滴开始后的几分钟就会死亡。

安乐死的每一步让申请者的家属心如刀割,因为他们知道每一步都是在推进申请者的死亡,明知道是死,却无法阻止。姐姐们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哭,没有别的选择。

安乐死的整个过程将会被拍摄,并提交给警察。

小岛打开了点滴的开关,对着姐姐们说:

“真的,很谢谢大家。”

“我真的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大家还会来送我。”

“我没有那么难受了,还总让你们来照顾我...”

“我真的很幸福...”


小岛的语速越来越慢,到后面明显感觉到她说话有点吃力,姐姐们哭着摸着小岛的头,安慰着:“你马上就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了。”


小岛微笑着,可姐姐说的话,小岛却再也无法做出任何回应了。

安乐死,全程只花了4分钟。

在这之后,医生确认死亡,由于日本不承认安乐死,小岛的遗体无法带回国,骨灰洒在了瑞士的一个河道上。

瑞士安乐死机构给出了一个数据,2018年选择安乐死的日本人有6人,这个数字呈上升趋势。

决定自我了结生命,往往是因为接下来的人生是生不如死。如果不是对接下来的人生绝望,没有人会想要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吧。


活着就是无穷无尽的痛苦,给家人带来麻烦,而身体却一直不见好转,这样的生活,只有绝望。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只能看着身体越变越差,如果最后苦撑着,积极配合治疗着的结果是插着管子躺在床上,与这样的路相比安乐死也许会是更好的选择吧。


但对于亲人来说,这即便是一条更好的路,却还是难以接受,可也无法鼓励承受病痛折磨的她,让她再加油,继续坚持。


唯一的慰藉,也许是选择安乐死的她,最后是面带笑容的离开吧,于她而言,是最好的选择,这样继续生活在世上的亲人,是否能够释怀一些呢。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hello@newimpressions.com.au

下载app,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