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周一

可谓是澳洲媒体最黑的一天

而这黑有多黑

你们自己看看

 


今天如果你走在澳洲街上 

路过各城市的报摊

你一定会看到摊上的所有报纸

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而澳媒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

事实上,这黑压压的一片

是对澳洲全体人民的明确警告...


澳洲法律将继续侵蚀媒体自由

以便政府掩盖隐瞒对人民的信息



这次的澳媒"全黑"行动,可以说是澳洲媒体组织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团结起来,目的只有一个...



“Your right to know”

"你有知情的权利"


澳洲媒体组织认为,澳洲政府已经损害了澳洲人知道真相的权利,他们让澳洲记者无法做他们的工作,举报者不敢出面。



而事情的导火线,要从今年6月开始说起...

联邦警察突袭ABC总部

扣押不利报道证据,清查知情人员


在6月5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无预警的突袭搜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悉尼总部,搜查与ABC在2017年进行一系列被称为"阿富汗档案"(The Afghan Files)的报道相关。


在这篇报道中,ABC调查记者丹·奥克斯(Dan Oakes)和萨姆·克拉克(Sam Clark)揭露了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非法杀人和不当行为的指控。



而这种真实报道,似乎惹恼了澳洲政府以及联邦调查单位,联邦警察无预警的闯入ABC总部,要求ABC人员交出相关人员的所有电子邮件系统...


甚至要求检查2016年4月至2017年7月间所持有的所有数据,检查文章草稿、图表、数字记录、可视资料、未剪辑的原片以及关于"阿富汗档案"所有文字版本。

联邦探员在ABC总部调阅记录

在联邦探员突袭完ABC后的没几天,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对新闻集团记者阿妮卡·斯密瑟斯特(Annika Smethurst)的家也进行了无预警搜查...

只因为阿妮卡曾报道了澳洲允许政府进行间谍活动的秘密计划...


莫里森总理避重就轻

口说新闻自由,私下加强限制



在这场震撼全澳州的突袭行动之后,当时刚胜选的澳洲总理莫里森自然成为首要指责对象,但他却只表示,这一切都是为了"新闻自由",但随即说了一句...


"无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但问题是

是对谁有利的法律呢?



在自由党成功连任后对澳洲《公共利益披露法》进行加强改革,更多的限制澳洲新闻记者对政府单位以及人员进行调查。


但反过来,光是在2017到2018年间,澳洲联邦警察调查了记者报道的原数据多达58次...


澳洲媒体已经推行了相关立法行动长达10多年...

包含今天各家报纸网站黑了一片

都是对此做出的努力



但澳洲政府却面对这些要求与声音
一而再,再而三的不闻不问


澳大利亚新闻媒体与艺术联盟、新闻记者联盟的首席执行官保罗·墨菲痛心的表示...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保护澳洲新闻工作者的立法浪潮可谓"一波三折",这使得新闻工作者和举报人更加难以发现真相。"


除了前面提到的ABC被调查的事件外,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无数揭露澳洲政府丑闻以及贪污案件的记者以及爆料者,都受到入狱的惩罚...


证人K和他的律师伯纳德·科拉里(Bernard Collaery)因为他透露澳大利亚秘密情报局(Australian 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在2004年进行了数百万美元的资源谈判期间,窃了东帝汶办公室官员的挡案,而被判入狱服刑...


The guardian报道


律师伯纳德·科拉里(Bernard Collaery)


而澳大利亚税务局举报人理查德·博伊尔(Richard Boyle)因揭露ATO滥用职权而面临最高161年监禁... 比澳洲最凶狠的杀人犯判刑还要久...


悉尼晨报报道


举报人理查德·博伊尔(Richard Boyle)


"再也没有人敢出面指认..."


保罗·墨菲难过的表示,自从6月的ABC遭突袭后,许多澳洲记者都表示没有新闻来源了,没了故事,没了爆料,再也没有人可以监督澳洲政府...


澳洲新闻自由的真假?

世界上最压迫的民主国家


事实上,澳洲作为表面上的民主以及言论自由国家,与其他西方民主国家相比,澳洲的记者可以说是受到更少保护...


甚至可以说是毫无保护...



自从澳洲政府在2013年针对诽谤行为提出了更广泛的公共利益辩护后,所有澳洲媒体记者,如果想要揭发政府丑闻或是政治人物贪腐的行为,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一方面诽谤行为不光是保护了政治人物的名誉

另一方面加强的对澳洲媒体报道的惩罚(就算报道属实)



相信许多关心澳洲政治事务的朋友,也常常看到一些奇葩的政治人物,不管是口无遮拦的土豪,又或是语无伦次的极端人物,这些人之所以能安然无事,或许也要感谢澳洲这种畸形的法律生态...


澳洲备受争议的政治人物之一,土豪帕玛


相较之下,在美国,《美国权利法案》除了保护所有人也保护新闻自由,该法案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剥夺言论或新闻自由"的法律。

墨尔本大学的丹尼斯·穆勒(Denis Muller)

来自墨尔本大学推进新闻中心的丹尼斯·穆勒(Denis Muller)告诉SBS新闻。


"与新西兰,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相比,澳大利亚的情报法和国家安全法是‘最令人讨厌的’法。"

ABC董事总经理戴维·安德森(David Anderson)

ABC董事总经理戴维·安德森(David Anderson)也警告说,澳大利亚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压迫的民主国家"澳大利亚也没有任何言论自由的保护措施,他表示:

"就像莫里森说的,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但当澳洲媒体无法保护人们为公共利益监督政府时,澳洲的民主制度根本就是名存实亡!"

到了最后,澳洲的新闻或许会跟今天的各家头版一样
黑色一片,记者将没有办法去揭露真相...


而你,对此又有何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