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甘薇担任法人的有3家公司,分别是北京坤宇汇服装有限公司 ,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霍尔果斯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对外投资5家公司,总共有8家公司。目前她的风险信息19条,有3家公司股权被冻结,如同贾跃亭逃亡美国一样,甘薇的信誉也同样受到危机。


有媒体报道,2019年10月11日,贾跃亭和甘薇已经申请离婚,贾跃亭破产前曾向甘薇转账51万美元。


作为明星企业家和明星的结合,他们这对曾被人看好,如今大难临头各自飞。


01 京城四美甘薇


在企查查上,甘薇,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1984年5月21日出生于重庆市,中国内地影视女演员、影视制作人。


200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的甘薇因出演手机电视剧《约定》而出道演艺圈。2009年,甘薇出演了刘镇伟执导的科幻片《机器侠》。2012年,甘薇出演了悬疑片《十二星座离奇事件》。


2013年,甘薇凭借制作并主演的网络剧《女人帮·妞儿》获得江南红人榜风尚制作人奖。乐视总裁贾跃亭妻子。



担任法人的有3家公司,分别是北京坤宇汇服装有限公司?,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霍尔果斯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对外投资5家公司,总共有8家公司。


目前她的风险信息19条,有3家公司股权被冻结,如同贾跃亭逃亡美国一样,甘薇的信誉也同样受到危机。


据悉,甘薇大二的时候,在一次饭局上认识比自己大11岁的贾跃亭。那时候贾跃亭还没有成立乐视,靠着一个项目在新加坡上市,也算是亿万富豪了。


甘薇与贾跃亭恋爱4年,两人后来隐秘结婚。


直到2014年甘薇双胞胎女儿出世,贾跃亭和甘薇才秀起了恩爱。


甘薇自己的网剧《太子妃升职记》投资2000万纯利润2000万,也让她有了豪门阔太太的资本和谈资。那时候甘薇在娱乐圈呼风唤雨,各大明星是她座上宾。


随着贾跃亭事业节节败退,最终甘薇和贾跃亭一样上了失信人黑名单。



进入失信名单有什么后果?根据最高法院的规定,"老赖"们主要会被限制消费,不得有以下消费行为:


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购买非经营车辆; 旅游、度假; 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原本以为榜上富豪的甘薇,没想到变成了老赖。


02 曾力挺老公贾跃亭


在乐视节节败退之时,甘薇曾力挺过贾跃亭。


2018年1月3号,演员甘薇一夜未眠,凌晨不到六点就在微博发长文力挺老公贾跃亭,并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风暴来临,且一时难散,但现在我必须站出来,与老贾一起责任。我接受老贾委托,负责国内的债务问题,虽重任在肩,但我将全力以赴。


关于贾跃亭的贡献和梦想,甘薇是这么说的:"2004年做乐视网的时候,很多人嘲笑我们是傻子,大家都在看免费盗版的时候,而我们却花几十万的版权费去购买影视版权,推动了版权保护的进程。现在视频网站的崛起证明当时决定是对的。



2011年,一个做视频网站的老贾,说要做电视,要把内容和硬件结合起来。这消息出来后遭到了传统电视机企业的抵制和质疑,结果我们做到了。我们改变了传统的电视行业,引领了互联网电视模式,超越了国内外很多的知名电视品牌!我们做出了全世界领先的互联网智能电视。今天,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模仿我们,但至今还未超越。"


甘薇也在文中转述了贾跃亭对梦想坚持的原因:"人活在世界上的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世界上给社会留下的价值,我们中国人也能造出世界顶级的汽车,这是我们的民族产品,多么值得骄傲呀……即使我们失败了,最起码走出了第一步,后面的企业不会走我们的弯路"。


尽管如此,但她不能改变被乐视坑惨的股民,明星好友,和投资人。


比如女明星刘涛,嫁了个是富二代王珂破了产,投了乐视又梦碎了。刘涛的6000万投资中,5000万投向了乐视体育,几乎是在乐视体育最高估值的时入的盘,估计现在本金难回。


不仅刘涛,还有孙俪。2015年乐视开启新一轮融资的时候,孙俪和邓超工作室分别以2000万元、3000万元购入了239万股,359万股,以每股8.3元的均价,持股比例分别为0.286%和0.43%的乐视影业股份。


除了女演员被乐视生态化反大梦蒙了眼,入坑的还有孙红雷,黄晓明。孙红雷就出资2000万元,收购乐视影业239万股,持股比例为0.28%,黄晓明出资5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59.9万股,持股比例为0.28%。折算股价跟孙俪邓超差不多,都是8.3元/股。


目前乐视网披露三季度业绩快报。前3季度预计净亏损101.9亿-102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14.89亿元。财报显示,公司基于审慎性考虑,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余元。


到今年二季度末,乐视网还有28.07万户股东,这其中或许还有不少投资者寄希望于贾跃亭以及股票恢复上市,如今看来,希望正越来越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