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悉尼和墨尔本房地产市场,最糟糕的情况可能很快就会结束,但澳洲其他地区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15809242-7227371-image-a-44_1562658047310.jpg


自2017年房价达到峰值以来,悉尼的房价中位数跌幅达到创纪录的17.4%,而墨尔本房价相应下跌了14.8%。 不过,房地产数据集团CoreLogic的研究负责人劳利斯(Tim Lawless)表示,拍卖清盘率方面的好消息是澳洲两个最大城市的最糟糕情况即将结束的信号。 


“在悉尼和墨尔本,我们可能马上就要看到市场触底反弹。”他说。 悉尼上周末的拍卖清盘率飙升至78.2%,高于一年前的50%,墨尔本也落后不多,收于70.3%,这是近两年来卖家得到的第一个好消息。 6月份,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也出现了自2017年达到顶峰以来的首次上涨。 “我们希望下个月的价格也略微走高,但这两座城市的趋势绝对是跌幅越来越小,最终促使6月房价小幅上升。”劳利斯说。 “如果我们看到这两个城市的7月数据取得另一个积极成果,我们就可以安全地宣称市场已经触底了。” 


15809224-7227371-image-a-52_1562658105355.jpg


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对只付息贷款和投资者贷款的打击引发了这些住房市场的创纪录低迷。 但上周,APRA取消了贷款人以7.25%的标准浮动抵押贷款利率来衡量借款人还贷能力的模型。 澳储行(RBA)也将官方利率降至1%的新低。 劳力斯表示,悉尼和墨尔本比澳洲其他地区更有可能从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受益。 他说,这些也是失业率最低的市场,所以尽管它们是最昂贵的房市,但也是劳动力供需最紧张的地区。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悉尼和墨尔本对降息做出回应,联邦大选后信心有所改善,但它并没有真正流入经济状况往往较弱的其他市场。” 劳力斯对珀斯不太乐观,过去一年当地房价下跌了9%,这个市场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下滑。 


截至6月底,达尔文的房价中位数下跌了9.4%。 在昆州内陆地区,房地产价格暴跌37.2%,西澳南部的农村地区下跌了19.2%。 劳力斯说,在悉尼和墨尔本之外,大多数州府城市以及乡镇地区的房价仍在下跌。这真是一个关于悉尼和墨尔本脱颖而出的故事。“ 


15813552-7227371-image-a-9_1562666131832.jpg


6月房价一览 

悉尼上涨0.1%至777,693元

 墨尔本上涨0.2%至619,383元 

布里斯班下跌0.6%至486,121元 

阿德莱德下跌0.5%至430,654元 

珀斯下跌0.7%至439,732元 

霍巴特上涨0.2%至453,033元 

达尔文下跌0.9%至387,382元 

堪培拉下跌0.9%至585,193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