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印象515日 工党日前宣布了一项40亿澳元的育儿改革计划,并试图将过去五年育儿费用的增加归咎于自由党政府。

 

工党儿童早教和发展发言人Amanda RishworthABC电台表示:“自由党执政期间,儿童保育费用上涨了28%。”

 

工党领袖Bill Shorten也在许多场合提出了这一主张,包括在第一次领导人辩论期间。

 

“在这个国家,在自由党政府的领导下,人民的工资增长处于历史最低水平,除此之外一切都在上升,儿童保育的支出增加了28%,”他表示。

 

事实是否是这样呢?

 

育儿成本的增加可以通过比较平均每小时育儿费,或将育儿成本作为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一部分来衡量。

 

RMIT Fact Check发起的调查显示,自20139Tony Abbott就任澳大利亚总理以来,采用上述两种方法中的任何一种,都能得出儿童保育成本的增幅在23%28%之间。

 

虽然2013年的平均每小时托儿费用可以与2018年的平均每小时托儿费用进行比较,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计算没有考虑到政府向父母支付的援助,比如补贴或回扣。

 

11061936-3x2-700x467.jpg

 

20139月联盟执政时,各类托儿服务的平均每小时总费用为7.50澳元,20186月升至9.25澳元,增长为23%

 

工党竞选媒体办公室的一名女发言人将事实查证与劳工部20139月季度报告(7.65澳元)中的长时间托儿平均时薪(9.80澳元)进行了比较。这相当于增加了28%

 

工党的计算虽然正确,但他们只考虑了长时间的日托(最受欢迎的托儿形式),没有包括其他类型的照顾,如学校以外的时间和家庭日托。

 

这一计算也没有考虑到政府支付的托儿援助。

 

因此,自联合政府执政以来,儿童保育费用的增幅要么是23%(使用所有类型儿童保育平均小时总费用计算),要么是28%(仅使用长时间日托的平均小时费用计算)

 

但这两个百分比都没有影响到政府对父母的援助。

 

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编制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显示,从20139月至20193月,儿童保育成本增长了25%

 

CPI记录的育儿成本更具参考价值,因为该数据考虑了政府援助。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社会研究与方法中心副教授Ben Phillips表示,这也是首选的计算方法。

 

“社会各界对于儿童保育成本的上升都有不同的看法,但结果可能都在20%左右。”

 

他指出,在联合政府执政期间,儿童保育成本有所上升,但在联合政府执政前,劳工成本也有所上升。

 

事实上,澳洲教育和培训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Training) 20163月季度的《幼儿和儿童护理总结报告》(Early Childhood and Child Care summary report for March quarter 2016)显示,在2008-2009财年,当工党执政时,长时间日托每小时收费的年度变化百分比跃升至14%

 

11112530-3x2-700x467.jpg

 

墨尔本大学税务专家Miranda Stewart表示,儿童保育成本的大幅上升表明,各个城市和地区的收费水平存在很大差异。

  

“在澳大利亚,我们几乎只有私营部门的托儿系统。

 

“政府几乎不提供托儿服务,这在国际上是不寻常的,这导致了收费的巨大差异。

 

 

 

编辑:小鱼蛋

文章来源:Daily Mail

图片来源:Daily 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