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印象10月21日电    Rufina听到“全职妈妈”这个词时,不认可地摇了摇头:“女人不该只呆在家里。”


 11607998-3x2-700x467.jpg


17年前,儿子刚出生不久,Rufina就在西悉尼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虽然创业是她丈夫的主意,但公司是她一个人打理起来的。五年后,由于生意太过红火,连丈夫都辞掉了原来的工作给她打下手。和不少澳洲人对亚裔或者华裔女性的刻板印象不同,全职妈妈的比例没有那么高:“即使在中国的家里,我妈也一直在工作。”

 

11608030-3x2-700x467.jpg


Rufina来自中国新疆,父母都在当地的汽车厂工作,爸爸是焊工,妈妈是打磨工。上世纪70年代,他们全家人来到澳洲,两人很快又在工厂找到了工作。爸妈都出去工作,意味着Rufina和另外三个兄弟姐妹只能留在家里互相照顾,实际上更多地是她和姐妹在打理家务:“男孩们什么都不做,家务都是女孩子做的。”


11608054-3x2-700x467.jpg


Rufina后来在学车的时候爱上了自己的驾校教练,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他又不是中国人,肯定只是跟你玩玩而已。再说了,他比你大这么多,还是个二婚的,带着两个拖油瓶,你嫁给他图什么?当别人后妈吗?”Rufina认为,爸妈想让她嫁一个和自己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人,更重要的是,那时候绝大多数华裔澳洲人没有“离婚”的观念,他们不想让Rufina对自己的婚姻感到后悔。

 

11608036-3x2-700x467.jpg


“如果拥有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关系,夫妻双方都会相互忍让,表面上营造出恩爱和谐的场面,实际上不是那样的。”21岁的时候,Rufina的爸妈给她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回家再找一个对象,要么就断绝家庭关系。Rufina坚定地选择了驾校教练,于是她妈妈把她所有的衣服打包好,扔在了家门口的垃圾堆旁。Rufina带着行李哭着去找男朋友:“我已经没有家了,你千万不要对我做错事。”

 

幸好,Rufina的丈夫是个负责的好男人,他们至今已经恩爱了30年。多年来,Rufina和家人没有什么联系,但她怀上儿子的时候,一向冷漠的父亲突然变得温情起来,也许他意识到了,这个洋女婿没有想象中那么差。

 

11608082-3x2-700x467.jpg


33岁的叶雯妮(音译,Wenee Yap)是一名企业家,在一家法律技术公司担任全球传播主管。雯妮的妈妈是马来西亚华裔,带着孩子来到悉尼找工作,不久后和同样移民到悉尼的叶爸爸结婚生子。然而这段婚姻并不幸福,叶雯妮回忆,10岁的时候妈妈被爸爸打得遍体鳞伤,妈妈偷偷让她报警,这之后叶妈妈又忍受了6年的家暴才和叶爸爸离婚,叶雯妮认为,妈妈并没有多爱爸爸,只是为了维持婚姻,或者试图维持婚姻。爸妈离婚后,她对婚姻的态度大大转变:离婚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与其逆来顺受,不如各自放手。



11608148-3x2-700x467.jpg


在工作上,尽管其他族裔对亚裔的印象都是头脑灵活又聪明,但更多的时候,人们会对叶雯妮表现出不信任,除非开会的时候邀请白人男性参加,她的商业伙伴才会更相信她说的话。很多时候,明明她才是会议的主持人,但对方总绕过她,向她的男同事询问细节,她不得不把男同事的存在作为谈生意的敲门砖。

 

11608158-3x2-700x467.jpg


在澳洲华裔女性里,Rufina和叶雯妮算不上什么平权或者女权先锋,澳媒ABC的一份全国谈话调查显示,和其他族裔的澳洲人相比,华裔澳洲人更可能在性别、家庭和妇女权利问题上持进步观点,尽管她们不一定会参加主流的平权或女权运动。

 

11608288-3x2-700x467.jpg


调查结果显示,63%的受访者不同意“如果更多妇女留在家里带孩子,澳洲社会会变得更好”的说法,但华裔受访者的比例上升到77%。53%的华裔受访者认为澳洲社会普遍存在性别歧视,而只有40%的非华裔澳洲人这么认为。41%华裔受访者认为传统家庭模式的衰落让我们的境况更糟,与此同时46%的非华裔受访者抱有这样的看法。


总体来说,华裔澳洲人似乎更能接受职场女性,对性别歧视更为敏感,也对新型家庭模式的接受度更高。Rufina对这个调查结果不以为意:“我们对这些运动不感兴趣,因为我们从小就没这么想过,这些问题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编辑:大魔王

文章来源:ABC

图片来源: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