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啊窥



《变形计》这档神奇的节目不知不觉就拍到了18季。




尽管如日中天的时期已经过去 ,


但曾经被它开过光的城市孩子并没有归于沉寂。

 

隔三差五的,还会在热搜榜上晃悠一圈。

 

什么整容换脸,劈腿打胎,撕逼自杀…… 

 

剧情跌宕起伏,堪比狗血黄金八点档。

 

最近上热搜的这位,

 

更是直接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01  

变形最成功孩子成“老赖”

 

易虎臣,曾被认为是节目中变形最成功的少年。

 

2012年,他13岁,为了和爸爸约定好的iPhone 4S手机,与农村小孩开始互换生活。

 

虚荣臭美的公子哥,在云南偏僻的小村庄,流露出本性中善良单纯的一面。

 

电视机前无数观众为之动容。 




节目结束后,他还为当地儿童捐赠生活必需品,做力所能及的公益。

 


凭借良好的形象,他在微博收获了大批粉丝。人气胜过二三线小明星。

 

然而,后续并没有按照人们的期许发展。

 

名声大噪的易虎臣,重归学校后被爆出旷课、打架,最终没能参加中考。

 

辍学后,尝试开网店,拍微电影相继失败。

 

17年底,他以创业名义陆续向多名粉丝借钱。金额高达30万元。




这两年,他不但没有按时还钱,还把粉丝联系方式拉黑,人间蒸发。

 

近日,易虎臣一案被法院判决。

 

21岁的他,成了一名“老赖”,被拉入社会失信人员名单。



感叹世事难料的同时,也不禁要问:

 

那些年,变形计究竟改变了什么?

 


  02  

让你哭成狗的,可能都是套路

 

“变形计”的名字灵感来源于卡夫卡的经典名作《变形记》。

 

两者仅一字之差,

 

后者,是对世人忽略真情和人性的讽喻,而前者,则是一场假装互换人生的收视计谋。

 

节目的戏剧性,曾让无数男女老少感动落泪。

 

一边是飞扬跋扈的纨绔子弟,一边是朴实无华的乡村少年。

 

截然不同的俩人被移植到陌生环境里,经过一系列冲突碰撞后,

 

城市孩子被大山深处的力量感化,悔过自新。

 

农村的孩子开阔了眼界,更加力争上游。 

 

故事以“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结束,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节目最风靡的时候,经常能听到家长恐吓孩子,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去变形。

 

家长们虽在红尘俗世里摸爬滚打半辈子,但天真起来也挺吓人。

 

几周时间,真能让一个人彻底转型吗?

 

曾参加变形计的李宏毅,在直播里撕开了节目套路的冰山一角——

 

打坏东西不用赔,节目组让我们在农村使劲闹。

 

 

另一主人公施宁杰接受GQ采访的时候透露,

 

当需要上演变乖戏码的时候,他被要求给农村家长洗头,不洗的话一群人就会围住他,恐吓他。

 

“你不洗,这辈子就回不去了,你就在重山的包围中等死吧。”

 

加上不给吃饭、不让打电话,耐心耗尽的施宁杰彻底爆发,砸坏很多家具才罢休。

 

这也正中节目组的下怀,

 

作为“坏孩子”的日常叛逆素材,够劲爆。



而后头煤矿打工的桥段里, 施宁杰铲个四五下就没了力气。

 

煤车虽然还见着底儿,但拍摄素材已经足够,于是主创蒋良亲自上场,帮他把剩下的煤铲完。

 

 

更讽刺的是,为了犒劳他,节目组有个大哥回长沙后还请他嫖了一次娼。

 

这一切,电视机前的观众毫不知情。

 

他们沉浸在孩子和父母相拥而泣的场景中,

 

边抹泪花边感叹:“改造地真好!孩子长大了!”



  03  

城市孩子造星记

 

虚假的剧本和固化的标签,让“变形计”的“变”注定是昙花一现:

 

在节目里痛哭流涕发誓再也不去夜店的廖洪毅,回家的第一晚就跑到夜店买醉,因为“农村生活太他妈苦了”。  



 

宣称“活到老,整到老”韩安冉,变形后象征性取出了下巴假体,以贴心小棉袄的姿态回归家庭。

 

可没多久,她又在整容的道路上发足狂奔,精修图也看得出刀光剑影。



 

那个诅咒爸爸去死的李耐阅,参加变形计后说要痛改前非,谁知冷不丁就跟养父母断绝了关系。

 

 

虽然一个个都被打回原形 但他们的生活的确和往日大不相同了。

 

被节目流量带来的巨大红利裹挟,很多人早早辍学,当起了网红。

 

以前在家里作妖,走红后在全国网民面前变本加厉地作妖。

 

凭借“人变好了,但是却疯了”名场面走红的陈新颖,交往网红女友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腿高中生,败光了此前积攒的路人缘。

 

 

当同龄人被升学压力困扰时,韩安冉经历了几段风风火火的恋情,和男友、姐妹撕逼撕得腥风血雨。




两次堕胎后,最近又跟相爱相杀的男友步入婚姻。刚满20岁的她,已经是二胎妈妈。

 

日常靠卖三无产品撑起光鲜体面的生活,婚礼现场甚至都被做成了莆田系商品发布会。

 

 

李耐阅呢,接了微博推广却不给写文案,拿到钱以后直接装死,把金主气得够呛。  

 

感情这块也很精彩,和多名男子拍下私密照,失个恋还要玩自残割腕的非主流戏码。  

 


作天作地,直到吸毒被抓才消停。




心智不成熟,又缺乏核心竞争力,

 

当已有物质基础难以维持爆红属性和膨胀的欲望,


像易虎臣和李耐阅这样铤而走险似乎成了这群孩子的必然宿命。 



  04  

农村孩子失落记


节目制作人谢涤葵曾表示:

 

“‘变形计’是我们在偏远山区挖到的一剂良药,专门治疗让很多家长失去信心的城市独生子女病。”

 

这个药引子的比喻,颇有几分人血馒头的意思。

 

疗效大家也看到了。

 

城市孩子被名利冲昏头脑。农村孩子,则成了名副其实的药渣。

 

他们像误入繁华世界的小白鼠,承受着金钱宠爱的猛烈冲击,以及城里人居高临下的关怀。

 

 

交换结束后,回到资源匮乏的老家。 

 

很多人因为心理落差太大,对家庭百般嫌弃,做梦都想要重回大城市。

 

和易虎臣交换的吴宗宏,亲生父亲生病时,他第一时间想到城里的爸爸,打电话借钱却不料被拉黑。

 

消息传到外界,批判嘲笑声纷至沓来。

 

美国女诗人狄金森写过,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局外人不会知道,得而复失,远比失而复得要难受百倍。




当农村的孩子长大成人,回首那段变形经历,会更加清晰地意识到节目组给自己的家庭贴上硕大的“贫困”标签,供万人审视,这是何其残酷的事情。

 

一次交换,硬生生扰乱两个孩子的人生轨迹。

 

即使变形计的弊病这些年逐渐暴露,家长们依然趋之若鹜。

 

前阵子,连乐华总经理杜华女士都将10岁儿子赵小果送进大山。





  05  

真正该变形的可能是父母

 

中国父母热衷改造孩子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们永远有一种迷之自信,不管孩子出现什么问题,反正一定不是自己的错。

 

于是,刁蛮任性,就下乡劳作。网瘾太大,就送到磁爆步兵杨永信那里电一电。

 

厌学叛逆搞早恋?让豫章书院教你做人吧。




十几岁的少男少女,在里面经历 龙鞭、戒尺、关小黑屋一系列非人折磨。有不堪重负者,吞下半袋洗衣液企图自杀。

 

内幕曝光后,在舆论穷追猛打下,豫章书院停止办学。

 

魔幻的是,许多家长在书院门口拉横幅呼吁复学,并且质问媒体:


接下来我的孩子送到哪去?堆到你家去吗?




孩子眼中的奥斯维辛,却是父母眼中的救命稻草。

 

恨铁不成钢的家长把孩子当麻烦一样甩到这些地方,期待有立竿见影的良方,让孩子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第七期主人公李锦鉴的爸爸在送走孩子后说的话

 

他们从来没想过,孩子的叛逆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16岁的吴新颖,和妈妈水火不容,话说不到三句就暴跳如雷。

 

妈妈觉得儿子的心门外像筑起了铜墙铁壁,根本进不去。

 

无奈之下,她只好让渡一部分教育的权利,将希望寄托给了变形计。

 

节目里,吴新颖揭开了他和母亲关系紧张的真相。

 

小时候,爸妈经常出门通宵打麻将。

 

他因为没有家里钥匙,常常晚上十一二点还在楼下等爸妈回家。

 

“等,一直等,等他们回来。”

 

说起这些时,他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他们小时候没有给过我,我需要的这份爱,到我大了,我不需要了,他们又塞给我,我就觉得没这个必要了。”




夜店王子高泽文在即将离开农村时,声泪俱下地叙述起了他的父母分分合合的经历。

 

夫妻俩陷于漫长的感情拉锯战中,顾不上关照孩子的内心小宇宙。

 

等父亲回过头来,猛地发现品学兼优的儿子突然就堕落了。


抽烟酗酒混迹社会,怎么出格怎么来。

 

他开始打、骂,切断经济来源,简单粗暴地把一切都归因于儿子翅膀硬了不听话,不懂感恩。

 

                                                                   

尽管所有嫌隙丛生的家庭,最终都会在在节目套路式的抱头痛哭中达成和解。

 

但很多时候,真正需要变形的,其实不是孩子,而是家长。 

 

孩子像一面镜子,照出父母身上大大小小的问题。

 

前文提到的施宁杰,刚和他接触时,节目组的编导都讶异这孩子已经深深烙上成人化。




深入沟通后,了解到他的父亲性格暴戾,有时气急了拿起刀就说要砍死他。

 

父亲最温和的样子出现在夜总会。他带着15岁的施宁杰光顾,耐心地告诉他哪个女孩服务比较好。  

 

之后施宁杰又改成跟母亲生活。 

 

在母亲的价值排序中,工作是NO.1。

 

平时孩子要什么她就给什么,她觉得这是阻止孩子爆发,不影响自己工作最好最省事的办法。




用“挣钱养家没时间照顾家里”当借口,把“孩子闹情绪就给钱”当做家庭教育的通用模板,施宁杰妈妈的做法可以说很有代表性。

 

物质的刺激就像安眠药,随着时间推移,剂量越加越大。




浸泡在灯红酒绿的生活中,亲情却始终缺位。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谁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第二个施宁杰?

 

所以,变形计最大的毒性莫过于灌输给父母畸形的教育观念:


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孩子,而不是尝试理解孩子,在人生岔路口给予他们正确的引导。

 

即使变形真的有效,

 

节目结束以后,面对不变的家庭环境,不变的朋友圈,不变的教育模式,

 

此前在艰苦体验中积累的那点儿对父母的感恩,也根本不堪一击。

 


  06  

最好的教育,是言传身教

 

美剧《causal》里有句经典台词:

 

父母花了一生的时间等待我们的感谢,我们花了一生的时间在等待父母的道歉。

 

我们都等不到。

 

幸福家庭往往有一个共同点 —— 父母能够首先改变自己。

 

不幸的家庭也有共同点——父母始终指望孩子迅速改变,自己却纹丝不动。




世人看到问题少年的劣迹斑斑,却看不到他们背后原生家庭长期以来积累的矛盾与冲突。

 

父母对待孩子的方式,造就了亲子间的相处模式。

 

当他们发现横亘在彼此之间的鸿沟时,却心急火燎把孩子往外面送。

 

这与其说是用苦难净化灵魂的救赎,倒不如说是滥用权利来主宰孩子命运的表演。    


 

比《变形计》的“假”更加过分的,是家长的“懒”。 

 

教育从来没有什么速效药,贫穷与苦难也不是一个包治百病的感化院。

 

一场饮鸩止渴的教育闹剧,十三年了都未曾落幕。   

 

但天底下的父母,你们真的该迷途知返了。

 

粗暴的外来力量改变不了什么,能改变你的只有脚下的生活。

 

正如董卿在《面对面》里所言:

 

“你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很简单,你去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最好的教育,

 

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