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媒体报道了一对中国孤儿的故事。


这两个孤儿,先后被两个美国家庭收养。



而这背后,竟然是他们很小时,就一起商量好的“团圆计划”。



01

孤儿院中的约定


申杰和国福亮是在孤儿院中认识的。


那年申杰才3岁,他患有先天性脊柱畸形,一生下来就被父母遗弃了。


国福亮那时5岁,他患有小眼症,这是一种眼睛发育障碍,使他一出生就成了“法定盲人”,视力严重受损。


在山东临沂儿童福利院,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左为国福亮,右为申杰


每当有其他小朋友欺负年幼的申杰时,国福亮就会站出来制止他们,成为保护他的“哥哥”。


而“弟弟”申杰,则是国福亮最好的帮手。


国福亮喜欢历史,但视力严重受损的他,无法正常阅读,申杰就经常帮忙找一些历史书,念给他听。


在福利院中,孤苦伶仃两个人互相依靠,互相扶持,都把彼此当成自己的“亲兄弟”。



那时,福利院中,过一阵子,就会有外国的家庭来收养小朋友,但因为身体上的先天缺陷,他们都迟迟没有被选中。


看着其他小朋友一个个被领走,国福亮说,“我跟弟弟都觉得很羡慕。”


一天晚上,在聊天时,他们彼此约定:“如果你先被收养,答应我,你会想办法让你的新家庭收养我。如果我比你先被领养,我也会这么做。



两个男孩经常互相重复这个誓言,时间久了,他们都觉得自己被收养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了。


根据中国的收养法规定,超过14岁的孤儿就不能再被收养。


所以,随着他们渐渐长大,这个誓言,变成了他们之间的一个逗乐的笑话,但这个像笑话般的誓言,却一直记在“弟弟”申杰的心里。



02

“直到世界末日,他都是我兄弟”


11岁时,申杰被美国堪萨斯州的一个家庭领养。


当时,国福亮正在盲哑学校寄宿,得知“弟弟”要被领养了,很替他开心,但因为学校没有假期,无法回来和“弟弟”告别。


"没来得及说再见,也不知道他会去哪儿,当时非常伤心,觉得这辈子应该再也见不到他了。"


等到国福亮赶回孤儿院时,申杰已经远赴美国。此后的福利院中,国福亮形单影只。


而远在美国的申杰,并没有忘记和“哥哥”之间的承诺。



“直到世界末日,他都是我的兄弟,我不会丢下哥哥一个人。


因为领养自己的家庭已经收养了5个孤儿了,申杰只好再想其他办法。


刚来美国,申杰几乎无法用英语和人交流,但每一次邻居聚会、社区活动,他都会竭尽全力,用自己有限的英语,“宣传”自己的“哥哥”有多好。


"因为我知道他快14岁了,我再不努力,哥哥就再也来不了了。"



在聚会上碰到每一对父母,他都会用溢美之词赞美自己的哥哥:


“他什么都是最好的,他很聪明,他是最棒的,他是我的兄弟。“


Kristin Thurlby就是申杰试图说服的其中一个妈妈,“申杰很乐观、很有感染力,他越是认真地描述他的哥哥,我就越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越想尝试一下,我记得我对丈夫说:‘我觉得申杰说的,好像就是我们的一个儿子。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申杰的热情推荐下,Kristin和丈夫,决定收养国福亮。


但是他们家里已经有3个女儿,要再收养一个孩子,夫妻两人认为,还要经过孩子们的同意。


而最难说服的,可能就是当时正在上四年级的小女儿Elliese,她也是Kristin夫妇从中国领养的,作为家里最宠爱的宝贝,她可能并不想要一个哥哥。


某天开车,Kristin对坐在后座上的Elliese说了这件事。


开始时,Elliese果然对这件事有一点抵触,但Kristin向她解释,这对他们的家庭是件好事,并告诉她:这个男孩现在已经13岁半了,一旦他14岁了,他就再也不能被收养了。


正是这一点,引起了Elliese的注意,“我永远不会忘记,Elliese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对我们说:‘那我们最好快点’。”



“如果四年前,你告诉我,我们将收养一个几乎失明的中国孩子,我肯定不会相信,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申杰让我们确信了这一点,我们想收养他的「哥哥」。”


03
“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得到全家人同意后,Kristin和丈夫、二女儿 Carolyn马上来到了中国,经过层层严格审核,在即将超过法定收养年龄前,领养了国福亮。


而直到来到美国堪萨斯州的家里,国福亮仍然不知道,他奇迹般地被收养背后,原来一直是“弟弟”申杰默默地努力。

“哥哥”国福亮到达时,“弟弟”早已在Kristin家等候多时,他从楼梯上跑下来,紧紧地抱住了国福亮。


过了几秒钟,国福亮才认出“弟弟”来,他开心地笑了出来。

申杰对“哥哥”说:“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而国福亮拍着“弟弟”的肩膀:“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那一晚,他们坐在一起聊了很久很久,两个人坐在一起,笑得无忧无虑。



现在,他们就住在同一个社区,去同一所学校上学,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


在美国,Kristin夫妇不希望国福亮再去上特殊学校,而希望他能像正常孩子一样读高中、上大学。



刚开始,国福亮经历了非常痛苦的适应过程。


第一天从中学回来,他就呜咽地用普通话和Kristin说,“学校里的每个人都说英语,我完全听不懂。”。



“我们向他解释说,我们对他的期望和我们对三个视力正常的女儿的期望,没什么不同。他不会因为失明,而得到我们的特别关注,每个人都有需要克服的问题,只是有些人比其他人的大。”

Kristin夫妇为国福亮配了一台特殊的笔记本电脑,让视力严重受损的他不用再看盲文,而可以看到老师的板书和课本内容。


“前两年里,福亮经常来找我,告诉我有些事太难了,”Kristin说,“英语太难了,或者学校太难了。我们不得不向他解释,有时候我们都必须做一些困难的事情,这就是生活的意义。失明并不是不努力工作、不全力以赴的借口。”



为了磨练国福亮的意志,Kristin夫妇还要求国福亮,像正常孩子一样,参加体育运动,妹妹Carolyn经常拉着“哥哥”一起游泳。


爸爸还带着国福亮一起跑步,让他逐渐克服了恐惧,可以正常地奔跑。


学习方面,因为“弟弟”申杰的帮助,国福亮的英语进步很快,他很快不再抱怨学校里的困难了。


如今,三年半的时间过去了,国福亮已经完全适应了美国的生活。



“他非常独立,”Kristin说。“他可以用白色盲人手杖,但他拒绝使用任何东西帮助。他有惊人的记忆力,他很快就能记住自己走过的地方的布局,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而不用借助手杖。”



在体育方面,他更是早就超过了爸爸,越跑越快,爸爸不得不为他请了一个私人教练。


今年秋天,国福亮还参加了一项高中生越野长跑比赛,在身穿鲜艳衣服的工作人员领跑下,跑完了全程,成为许多媒体报道的对象。



学习方面,已经高三的他,成绩也名列前茅,除了英语,其他学科拿下了全A的成绩。面对记者的采访,他用流利的英语,自豪地说:“其实美国的课程,没有中国的难。


课余时间里,他还是学校乐队的长笛手。



说起未来,国福亮说,自己很佩服考上哈佛大学的姐姐,希望自己也能考上一所好大学。


我们可以期待,自信、独立、勤奋的国福亮,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现在的国福亮,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努力追寻自己的未来。


而这一切,可能都要归功于,当初福利院中,那两个单纯的孩子许下的永不离弃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