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许多华人都还没从本周一公布的"父母团聚移民新政"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但其实,早在上周五(10月4日),移民部长还宣布了一项充满争议的移民政策:进一步放宽难民在新西兰定居的门槛。


过去,新西兰对中东和非洲难民入境定居有一项要求——必须有亲戚已经生活在新西兰,从2020年开始,这一要求将不复存在。


新西兰移民部长Iain-Lees Galloway


削减移民,收留难民,从批评之声来看,这样的决策让不少华人移民心生不满。自工党上台以来,新西兰政府除了将难民的配额翻番——从750人增至1500人之外,还曾拨出专款执行难民家庭团聚计划。


“难民”和“移民”这两个词经常被公众通用,但它们之间有着重要区别:


难民:根据《1951年难民公约》,难民是指“因有正当理由畏惧由于种族、宗教、国籍、属于某一社会团体或具有某种政治见解的原因受到迫害而留在其本国之外,并且由于此项畏惧而不能或不愿受该国保护的人。”


移民:尽管没有依法商定的定义,但联合国将移民界定为“无论因何原因,自愿或非自愿,且无论通过何种手段进行正常或不正常的移民并在外国居住一年以上的人”。不过,通常所说的移民包括某些类型的短期移民,如季节性农工,他们短期外出从事种植或收获农产品的工作。



而所谓“新西兰难民家庭团聚计划”,原本是“家庭团聚移民”的一个分支,从2002年7月被单列出来,最初被称为Refugee Family Quota Category(难民家庭配额类别),后来衍生成Refugee Family Support Tiers(难民家庭担保类别)。

该签证的配额为每年300人,即每年有300名暂居新西兰的难民及其配偶子女,可以通过申请此类签证,最终实现全家在新西兰团聚的愿望。

 

该签证将担保人分为两类:一类担保人和二类担保人。


两类担保人都必须是以难民身份留在新西兰,并已经获得新西兰居民或公民身份的成年人。

两者的区别是一类担保人在新西兰没有直系亲属,而二类担保人需要在新西兰拥有直系亲属。


其中,一类担保人可担保的对象包括父母、(外)祖父母、(外)孙子女、父母的兄弟姐妹及其配偶和子女、成年兄弟姐妹以及成年子女。


二类担保人可担保的对象包括父母、成年兄弟姐妹、成年子女以及作为法定监护人的(外)祖父母。


但是,让我们来看看,近年来,到底有多少名难民的家人真地通过该计划留在新西兰?


最近10年的数据,将能说明问题。



从上面的表格中可以看出,自2017年以来,难民家庭团聚的拒签率明显下降,由2016/17的36.9%下降至2017/18和2018/19的21%和7.2%。难民比以往相对更为容易留在新西兰。


以下是按申请人国别,进行的难民团聚(1类担保人 & 2类担保人)统计:

 

值得注意的是,难民家庭团聚只是难民留在新西兰诸多类别中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Refugee Medical、Refugee Ministerial Directive、Refugee Protection、Refugee Women at Risk等多种移民申请类别。

 

根据统计,在2009至2019财年间,一共有12,621名难民成功拿到新西兰身份,其中有2,199人是通过难民团聚计划留在了新西兰。



有关新西兰难民政策的几组数据:

 

1998/99年度开始,新西兰每年接收难民750人;

从2016年7月1日起,国家党政府将配额增加至1000人/年;

2020年7月1日起,新西兰难民配额将增至1500人/年。

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有超过1.4亿拨款用于未来5年的难民安置;

目前联合政府执政党之一的绿党曾提议将难民配额增至5000人/年。



与难民配额翻倍,申请居留门槛降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移民配额在近年来大幅削减。根据今年的最新统计,移民局每个月的PR发放量被削减了600份。


“不要移民要难民”?真的是华人太敏感吗?您怎么看?